心理征文
苟且或远方,都是来日方长
2016年09月30日 23:10 邵美玲

苟且或远方,都是来日方长

 

“一个”里面有过一个很经典的问题——

“为什么晚上在床上很难睡着,上课几分钟就睡着了”

一个很好的答案是这样的——

“人脑最喜欢新鲜变化,最容易在压力和厌倦面前欺骗自己,为失败和退却找一大堆看起来堂而皇之的逃避理由,压力和逃避、强迫自己和本质的不喜欢是困局”。

 有时候,我们不免想到——生活的确无聊、学习的确苦闷、作息的确不规律、欲罢不能不益身体健康,可是你说服不了自己着手去做,晚睡的好处唾手可得,学习的收获却机会渺茫并且苦闷无比。

 你看,我们的生活虽说不上支离破碎,但还是存在缺憾和烦恼令人无法圆满。

在动笔之前,我思索了好长时间,该用怎样的语法,怎样的文体,怎样的辞藻才能将这篇文章尽可能写得好,我所谓写得好,是指如何表达出我在进入大学将近两年的各种凌乱纠结的情绪。

毕竟关于未来的样子,我们曾在小时候无数次设想过,大学时期,是一群浩浩荡荡向未来的队伍,未来是个什么样子,就像春天是个什么体积,一切都无从知晓。

大学是我高中时代是六百多个焚膏继晷的日夜,在那兵荒马乱的青春尾巴里,一次又一次用无数张卷子无数次考试无数个脑细胞做祭品一拜再拜明明想要敬而远之却又不得不高山仰止的神明。

这个年纪最苦恼的无非两件事——追求爱情而不可得,苦恼前途而不上进。

这些是约束、是不自由。

我有位高中同窗,以巨大的勇气跨越大半个南方从重庆远至内蒙,当初填报志愿时,初闻便为她的勇气而叹服。她告诉我她向往内蒙“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呼伦贝尔,向往就连老舍也赞叹其“高岭苍茫低岭翠,细林明媚母林幽”,青松作衫白桦为裙,落叶松成海的兴安岭。每每谈起,她的微笑总是令人难忘。

我时常想——

既然有人能追寻诗和远方,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

既然有人能坚持心里的念想,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

这是缺憾、是不圆满。

可是就在我们各自进入大学不久之后,有天我又忽然看见她在文章里写道:“十年寒窗,我自故乡携梦想远航,可曾想,梦里花落知多少?有些勇气翻山越岭,有些远方,触手可及。”

我知道她和我一样在被某种莫名迷茫的纠结情绪困惑着,我们那么像,就像是千千万万大学生的缩影。

拿我自己来讲,我时常反省却三分钟热度、时常决定放假看书,甚至每每离开寝室时装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却也碌碌无为的虚度过去最后满心愧疚。

或许是你和我、或许很多人都是这样,习惯于给自己许下一个美好的期许,然后把它深深忘记。

  14年9月我与父亲来到工商大学校园,第一天我拉着行李箱,脸上还长着青春痘,歪着头站在校门口张望,进入校门就是一条林荫道纵向切入学校的腹地。踏进校门的时候我还在想过去的一切是不是都成了身后残留的脚印,我是不是要开始真正拥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了。难以抑制的是期待。

校门口,迎来送往,树木郁郁葱葱,人们进进出出。当时我想,四年后,我是不是会以同样的心情走出这条林荫道,只是我背对着它。

我许下了关于未来的期许,却又深深将它忘记。

说到底,我们为什么非得许下这些期许呢?

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总是存在缺憾,每个人和你和我一样,都渴望将这些缺憾圆满。

可是,我们到底适不适合成为那样的人呢?

我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一个真正需要做某件事的人,并无需等待一个个特俗的日子,每一天都能成为他最好的开始。就像老话说的,种一棵树最好的日子,是今天和十年前,而不是下一个某日。

有些事,也没有必要特别去做,是吗?放下,可能会更快乐。

现实生活却并不像每次看到的小说散文,小说里的人物都那么洒脱和坚强,而现实中的我们却时时在困难泥沼中苦苦挣扎倍感无奈,作者也常常大笔一挥,白驹过隙,任他往事随风,所有艰难险阻一笔带过,而正在生活的我们却必须在每个夜晚苦苦煎熬,也还未知能否等到那句多年以后。

但是时光让能让人深刻的明白那些我曾以为是缺憾和约束的东西恰恰是能令人感受到方向和目标的东西。

是啊,每个人都在走着相似而不相同的路,这条风雨兼程的路上,同行者皆行囊鼓鼓,暗淡失色是时常会有的感受,坚信愿景的同时是不是也该相信缺憾?

苟且远方、诗歌田野,毕竟来日方长,偶有缺憾,倒也令人称道。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