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花开一日休
2015年05月27日 10:44 

 这本书是书友推荐给我的,说图片超级好看,你一定会喜欢。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对方的眼光的确很好,但是书到手之后,我才想起来,即使最近两年这样教授插花的书正火,我也是不怎么看这样的书的——

  和别的插花的书没什么不同 ,依旧是言简意赅,三言两语的介绍一下该款插花制作,真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啊。倒是这书里的图片是真的好看,那些插花的造型多是优雅大气型的,配上精美的摄影感觉特别养眼,疲惫的时候不妨翻翻看,换换心情!

  很明显的本书中绝大多数出现的都是西洋插花作品,只有很少的几款才带有日式插花的情致。总之,和日本传统的花道不同,西洋花艺作品无论是从色彩还是造型,或器皿的选择,甚至从最基础的选材上,就差异很大。有些作品分开放还不算明显,若是放在一起的话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作为香奈儿、迪奥、兰蔻、爱马仕等世界顶级奢侈品牌展的指定插花设计师,作者先是在美国波士顿、纽约学习插花,之后又去了伦敦、巴黎、东京等城市进修插花课程。或许是之前看到过的插花书大多是日本作者写的关系,初看到书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台湾作者,结果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韩国人写的。倒是开始真正感兴趣起来了。

  这本书刚看了封图就感觉很不一样,和我之前更为熟悉的日本花道风格不大一样,看了书后才明白,因为书里所介绍的插花,基本上是指的西洋花艺,和日本传统的花道是截然不同东西。像我们常看到与日本有关的图片中,会看到养在水碗中的花朵,载浮载沉中的清新芳色。那是一份我们早已遗失的美丽。甚至我的祖父母辈还有这种习惯,尤为可惜是,现在国内的人倒多是学西方人一样,随便找个瓶子把花插起来了。

  虽然在人们的生活中更多接触到的多是西洋花艺作品,但更为国人所熟知的却是日式花道。后者是一种基于极简主义原则的花卉组合艺术,“少即是多”这是一位著名建筑师所提出的对极简主义的赞美,日本传统的花道之美也是如此,不是看你在作品中添加了什么,而是要看从中去除了什么。其特点可被归为,一枝独放美于满瓶繁花。

  因为日式花道的本身就是架构在日本传统的审美观乃至价值观上的,陶器、建筑、枯山水、茶道和花道等等这些都突显了日本审美意识中的寂(Wabi-sabi)。日式花道的作品往往在简单朴素中蕴含着一种静美,而艺术设计上则要用自然、空灵、朴素的禅宗美学观来表现空寂的无华之美。相形之下,西洋花艺的作品色彩会更为浓烈,造型也要更加雍容大气许多。

  在野趣中充满了宁静和雅致的空灵素美,虽不是日式花道作品所独有的格调,但的确是属于其作品的明显风格就是了。就好比说,如果礼物盒里面装满了一盒子花朵,艳丽的花色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那么我们会肯定这是西洋花艺的作品;如果礼物盒里面装了一枝花,花枝舒展的姿态极为雅致,那么我们就会感觉这是日式花道的作品了。

  在日本的大学里还有专门的插花专业,就是为了从事花道工作的。其实插花在中国历史悠久,尤其以宋代达到鼎盛。唐人重情,宋人重理。比起唐朝人直接在脑袋上别上朵花,宋朝人插花不仅追求漂亮,还要追求个意蕴,多了些理学意味,是走的高洁路线,讲究个“清”“疏”等风格。当时人们给每种花都起了雅致的名字,就像法国给十二个月都起了名一样,宋人也给花评出了“十二客”和“十友”。

  十二客:牡丹为贵客,梅花为清客,菊花为寿客,瑞香为佳客,丁香为素客,兰花为幽客,莲花为静客,茶为雅客,桂花为仙客,蔷薇为野客,茉莉为远客,芍药为迎客。十友:茶为韵友,茉莉为雅友,瑞香为殊友,荷花为静友,岩桂为仙友,海棠为名友,菊花为佳友,芍药为艳友,梅花为清友,栀子为禅友。

  你看那林边的小花多么可爱,
  何必将它从枝头摘下,
  用清水养在枕畔,
  供你一霄好梦。

  虽然之前也上过几堂插花课,看到了漂亮的插花作品的时候也会赞叹,但本心而言,却一直无法喜欢起插花来。并非仅止于自认为自己缺乏天赋,更重要的是,心中一直对这样只是出于人类装饰家居目的行为,从道义上是反感的……怎么说呢,总觉得这样很残忍,随意的把花从枝头剪下来,没有办法自然的盛开,凋谢。不喜欢这样。

  “花枝时以选花朵只有七八成绽开,上面还有着含苞待放花蕾的最为理想。先将入选花枝上的残叶、小枝、刺等剪去,修剪时应注意‘顺应自然’的原则,尽是保留素材本身的优美天然姿态,切忌修剪过多。”几乎在每本讲插花的书上都能看到这样的介绍,但对于插花的各种修整手法看得越多,便越发深刻的感觉到,这不过是一种为了追求更好的视觉效果而人为扭曲的艺术!

  因为修饰过度,已经完全失却了自然的意味。虽然暂时来说还是鲜活的,但也只是没有死透而已,和枝头上注定雨打风吹去的花儿相比,少了那份蓬勃的生命力!果然,我还是更喜欢种植一些,大概插花会更合乎我母亲的心意吧。之前,她去城郊的时候,攀折了很大一枝花枝回来,是开满了成串的粉紫色小花的香花槐树枝,虽然已经用水养了起来,但还是很快的枯萎了。当时心里感觉特别不舒服。可能潜意识来说,如果只是喜欢那些花朵的漂亮,买盆花养就好了,何必这样随意的采摘攀折。

  不解的是,为什么能有人为了喜欢动物而去做个纯素食者,而不会有人因为爱惜植物去拒绝插花?固然插花是有益于心灵层次的修养,但是如果只是想提升心灵层次的修养,做什么不可以呢。只要留心,生活中无处不可修行。何必非得将将剪切下来的植物之枝、叶、花、果作为素材,如果只是采用园艺中修剪下来的无用枝叶还好说,但只是为了制作插花的目的就要去破坏植物摧枝摘叶的,也就太过分。

  那天偶然在市内的公园里看到了大树下面干干的土壤,一时间竟然和旁边的水泥地分不太清,心中感觉很悲哀。总觉得树木不应该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固然我们人类需要绿色,但是这种需要和我们人类生活的愉快与方便相比较,终归是可有可无的罢了。如果真的珍惜这些植物的话,好比说清扫公园的时候,就完全可以把落叶和灰土都扫回到树下,这样虽然会对清扫工作增加一定的负担,但是对植物本身是很好的。腐烂的枝叶混合着风化的灰土会成为植物最好的养料,久而久之积淀成为丰饶的黑土。

  插花也是一样的,唯一令我心生反感的就是这点了,“所插的花材,或枝、或花、或叶,均不带根,只是植物体上的一部分”。当然,如果不限于材质的话,用干花或者假花来插花的话,自然是无所谓了。说真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花木,完全可以和花店或者经营园林绿化的公司达成协议,要他们定期给你换植物盆栽,保证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都有花香相伴,何必一定要用从枝头摘下来的花叶枝条来做插花呢?

  人类最恶心的弊病,大概就属能够看到还不够,非得自己拥有属于自己,能够随意赏玩才肯罢休了!也正是如此,方缔造了“人类爱美三大罪”:裘皮大衣、奇石古木、折枝摘花。这毕竟是和长久留存的目的制作干花花束不同,每次在花市外面看到那些堆积在垃圾箱中,只是稍稍有些萎靡的花朵被丢弃,就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因为人类的欲望被采摘下来的,但是又不珍惜的任意挥霍……

  当前人类世界面临着资源的两极分化,一方面是贫瘠紧缺,一方面却是过剩浪费。只是用来点缀自己的居住环境的行为,我倒宁可这些美丽的花朵剪下来是用做自制堆肥,而不是成为城市可焚化填埋垃圾的一部分。诚然,在当下很多人来看,插花是一门高雅的艺术。但私以为,真正的艺术不止是带给感官以愉悦的享受,更应该作为一种和谐的生活状态,否则那就不叫艺术,应该改叫‘作’了~

  你插花、烹饪、茶艺、酿酒、缝纫、刺绣……这都是源自于生活的艺术,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甚至就算是自制手工皂做得好了也是艺术的。可是,如果你为了自制手工皂,就随便买回来一堆自己根本用不完的瓶瓶罐罐,然后没兴趣了不是把这些东西送人,或者小心的分门别类的处理好,而是随便的往水库里一扔,污染了水土,这只能是自私而已!艺术的生活,应该是过一种美而有节制的生活,不贪多,也不挥霍。

  虽然客观上能够理解鲜花产业的需要,自身也很欣赏那些芬芳美丽的花束,不过,我能理解,但是我不会认同。——我可以接受你和我不同的看法,我也不会强迫你必须接受我的看法,但是我不会去接受你的看法。就是如此!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