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微电影
关于断背山的后知后觉
2015年05月27日 10:27 

该片拿奥斯卡时,我才14、15岁。
   华人导演凭借此片斩获小金人,小报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当时真不懂什么是“同性恋”,只是觉得这一定是很特别的东西,再加上华人出品,似乎自己应该也凑凑热闹,想要从影片中去一探究竟。
   一直到上高中,花了12块从音像店买了一张盗版货。大概前前后后看了3、4次,才把整部影片看完。内容实在是太沉闷平淡了。每次都看到一半便睡意来袭,无聊的时候又翻出从中间开始看,看了后面忘了前面。

   “两个男人在断背山上放羊的时候搞上了,后来其中一个死掉了。”这大概就是我对该片的全部了解。

   时隔多年,重新拾起这部电影,曾经让自己昏昏欲睡的影片,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甚至好几次,在半夜中醒过来反复咀嚼电影里的细节。曾经唾弃太过于平淡的场景,现在却成了泪点的伏笔。
   节选一、恩尼斯和杰克在断背山上替雇主看羊。一人在营地负责生活起居,另一人去山上看守羊群,日复一日。
   断背山静谧的风光美的让人窒息。两个年轻的牛仔暗生情愫,在这座美丽的大山,过着不被外界打搅的“日子”。是两个相爱的人在过着单纯又简单的“日子”。断背山上的日子是两个牛仔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和最爱的人过着简单的日子。我似乎无限接近过,而如今这些都离我远去了。看见杰克骑在马背上从山上下来,恩尼斯生火热着威士忌和罐头。这种日子不就是我一直所向往的吗。在厨房做几道简单的菜肴,等着心上人下班回家,偶尔电话她在回来的路上再弄点儿什么好吃的。平淡又值得让人珍惜,怎么不让人哭泣呢。
   节选二、地点仍然是在断背山,不过已然是20年后。两位青葱的少年也各自蜕变成了中年大叔。恩尼斯离婚多年孑然一身,杰克依旧与妻子貌合神离,在两人脸上都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20年如一日的依旧是屹立着的这座断背山。这些年来他们两人一直保持着一种默契,每年固定约定几天时间抛开家庭抛开工作来到这断背山。当恩尼斯提出想延后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时,杰克的情绪爆发了。杰克指责着恩尼斯的懦弱,让他掰着手指数数20年来两人相处的时间。呵斥着恩尼斯一手放弃两个人原本可以一同经营农场的遐想。因为恩尼斯的迟疑,两人对身边的人对自己编织无尽的谎言只为每年来这冰冷的断背山。“这些年来你把我拴的有多苦”“我爱你爱到心痛,天知道怎么我才能放弃你”,杰克对20年的爱人恩尼斯说道。已经习惯隐忍的恩尼斯听了这番话,肩膀微微开始颤抖,几乎已经不能完整地说出一个句子,想要阻止却阻止不了拼命掉下来的眼泪。杰克看见老友这样,他实在是太了解他了。20年前他们第一次在断背山分别时,恩尼斯情绪失控前也是这副模样。杰克露出无奈的表情,收起他还没有抒发完的委屈,立刻上前去抱住失控的恩尼斯小声安慰着他。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相聚。
   节选三:恩尼斯给杰克寄出的明信片(11月再见面好么?老友,请不要生我的气。)被邮局退回,并盖上了“收件人已故”的印章。恩尼斯立刻打电话到杰克家,在杰克妻子处得知了杰克的死因以及杰克的遗愿(杰克希望把骨灰撒在断背山),于是前往杰克的老家去取回另外一半骨灰。杰克的母亲对恩尼斯非常爱护,领他到杰克的房间。房间很小很空,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外没有其他任何装饰。恩尼斯打开了杰克的衣柜,在衣柜中发现了两件衬衣,是20年前在断背山看羊时留下的,当时在离别前两人干了一架,两件衣服上还有明显的血渍。恩尼斯记得当时还因为忘记拿走衣服向杰克抱怨了几句,原来衣服是被杰克悄悄收起来了(拿走心上人的物品这种经历可能大多数人都有吧)。杰克的衬衣小心的包裹着恩尼斯的。恩尼斯紧紧的抱住两人的衣物,可是他再也抱不到杰克了。

   在最好的年纪相遇并且相爱,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只因这份感情不被世人接受,从而奠定了悲伤的结局。杰克热情开朗,恩尼斯沉默内敛。杰克毫无保留的向恩尼斯表达着自己的爱与思念,但恩尼斯在童年时期时亲眼见到过被残害的同性恋者,其实内心一直是恐同的。在那个年代,如果两个男人一起经营农场并住在一起,这就意味着向世人公开了关系,恩尼斯一次又一次拒绝杰克的邀请,并不完全是逃避,也是保护两人的一种方式。再看看这两人的现实生活,在近20年的纠缠中,恩尼斯的妻子因无法忍受老公的冷暴力,选择与之离婚,改嫁给单位的上司。恩尼斯结识新的女孩儿并试图交往,但没有一位女孩儿能忍受恩尼斯的沉默。杰克做了大老板的上门女婿,仿佛过上了好日子,实际上杰克从来就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家庭,也不被这个家庭所尊重,杰克无时无刻都想着逃离。

   “天知道怎么才能放弃你。”我对自己说。
   或许我们停止纠缠已是最好的结局。可是得知你有了新的恋情我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曾经和你的片段全部浮现在脑海中。你烧的牛肉,煮的银耳汤,睡前艾灸。一起逛过的游乐园,你家门口的地铁站。想着这一切以后再也不是和我一起经历了,就止不住的难过。人总是高估自己。我以为我自己会很洒脱,可以发自内心的送上祝福,但事实上我还是太脆弱,我无法面对我听到的,所以我删掉了你的联系方式。还记得你最后一次来到我家,你说两个人相爱并且互相适合这种几率很小,找到喜欢的人已经要感到庆幸。可当时的我固执地认为互相适合更重要,所以背弃了我的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希望可以回到当时,我一定会好好地抱住你。我输给了自己的自负,总认为两个人分开并不是因为没有爱,只要两人身边没有别人,那么随时都可能复合。而如今现实肆意的嘲笑着我的轻狂,没有谁会在原地等你这句话让我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我知道只有下一段恋情才可以治愈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始下一段。我已经出了这家店,但我的双脚似乎已经走不动了。


   “忘了痛或许可以
   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最让人伤感的并不是两人不再相爱了,而是相爱的曾经将最终被人们扔进风里。

 


 

上一条:灵魂交换 下一条:存在就是一个俄罗斯套娃

关闭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