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微电影
一种解读
2015年05月27日 10:20 

 

 

拍毕业的片子,出彩的不少。
  1992年王光利的《我毕业了》,2012年冬子导演的《毕业》,大小作品零零散散,填满了每代青年青春的沟壑。
  雷导这片子里,全是熟悉的事,全是熟悉的人,DV粗砺的画面中,有几个镜头,催人泪下,引人沉思。
  梅园后的防空洞,烟雾氤氲,武大姑娘渐去渐远的背影,啊!青春!
  深夜的明诚馆,店长小T在关灯落闸,孤独的身影被墨色包围,在今夜入不敷出的账单中能否入睡,啊!责任!
  KTV,偌大的包间中只有一个人,瘦弱的身子陷入巨大的皮沙发,声嘶力竭地唱着歌,那是位秉承着房地产理想的新闻人,啊!男人!
  任性的雷导坐在客厅一言不发,远来的父母唠唠叨叨还是那几句话,一台DV能不能供得起每天的一日三餐,无尽的未来和未来的烦恼你该如何面对,啊!理想!
  很真实的一部作品,很任性的一部作品,我为我们10级能有这样一部纪念作品而欣慰。

  诚然,刚毕业的大学生步入社会,过得自在滋润的,不多。
  近20年求学生涯的戛然而止,象征着一种人生状态的终结,被老师、父母奴役了20年的填鸭,逡巡徘徊着,终于踏出了围场。
  巨大变革中的社会,对稳定发展的渴望压倒一切,大学生仿佛批量制造的工具,鲜血淋漓地被投入奴役的流水线中,诠释着理想照进现实。
  带着与残酷相悖的浪漫,他们凛然走出校门,前赴后继,不忍回头,然而,有些问题是永远绕不过去的,他们总得回到最开始的起点去解开那个结。
  成为工具抑或成就自己?标榜自我还是亦步亦趋?
  我从哪里来,该到何处去?
  To be or not to be?
  我的爱在何方?
  我的信仰在何方?
  我的命运在何方?
  哲学的终极命题骤然倾来,犹如一片阴云,镇住了本片的基调,喜剧的忧伤。
  没有历史耐心的年轻人,死在今天。
  我们来赌一赌,看看谁会有光明的未来吧!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