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烟花易冷
2015年11月18日 22:28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在此间安静的坐在房间一角,听着泻出来的老歌。是一生所爱的苦海泛起爱恨;是相依为命的每天挽着同样的手臂;是谢谢你的爱的不敢不想不应该。是我还想念你,时间都打不败的,在两个人不肯低头的固执面前连连示弱。再往前数三个秋,我爱上了一片独一无二的阳光,只因它照射在了初识的你的脸上。时间流逝在静寂中。静寂中的日日夜夜,我假设默契相守,只用偶尔交汇的眼光来做命题的证明。雪已下过两场,花也开过两次,终于我看到了命题为真的结果。然而等不及一次花开花谢,那片记忆中的阳光就迷失在了山城阴雨连绵的秋里。你还在北方的艳阳里,和风而行,而我却在南方的娇媚中找不到方向。你无意而为,我渐行渐远,泪水也来模糊双眼,打扰瞳孔的聚焦,去参加心绪伤感的狂欢。我在狂欢中丢了你。  

 

赏心悦事供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狭隘的山路上有过你的足迹,你也曾许带我在此安家。繁华的街灯拖出你长长的身影,背上也载着我欢快的心情。真情像草原宽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只愿时间定格,莫再裹挟你我。事实却是,以为碧草长天絮柳娇,一处风清,两处蜂娆。却原来断肠风月可怜宵,忍使恹恹,两处无聊。我这解不开的谜,魂牵梦绕的远方,再也到达不了。我刻意掩埋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但其实我不知道你真的不会再主动找我。我们彼此设陷,想捕获对方。而忘了设陷是猎人与猎物的红线,并非你我的鹊桥。一次次跳入对方的陷阱,遍体鳞伤,纵然情深意切,也难敌猜疑误解。而我,哪是故意要伤害你。你也这样说。  

 

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我们终于在时光中消逝。无法解脱的爱和思念,把人拖向最痛苦的深渊,可能这时,唯一的出路是选择遗忘,拼了命的去忘,为自己赎命。而我似乎又发现,爱情借鉴不来经验。那些经过尝试的疗伤的古方,在面对每段新鲜的依然悲恸的感情时,也只是无能为力。但似乎这里又有一个不用借鉴的共通的经验。是时间,等时间磨灭放不下的一切。我可以在分别后的二十天里,衣带渐宽,行尸走肉,肝肠寸断。当然也可以在第二十一天的晨光中,抬起头来,大口呼吸,神采奕奕。每天的阳光都经过黑夜绝对的沉淀与洗礼,在黑夜里我闭上眼睛,去配合肆无忌惮的黑暗。在白天到来的时候我礼貌地与她握手言欢。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尘埃里不会开出花朵,仅仅是时间把黑云压城稀释为了云淡风轻。我倾之,亦恨之。倾之洒脱,恨之不留。我的那片阳光,终究是被时光给带走了。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