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最好的我们
2015年10月18日 16:49 

 

青春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永恒的命题,没有谁的青春永垂不朽。

 

最初看到的这首歌词,是出现在八月长安的小说《最好的我们》的扉页,淡雅清新的画面,混合着些许朦胧的墨香,就那么猝不及防地拨动了心里最敏感脆弱的那根弦,余音袅袅。

 

原来那时的我们,是最好的我们,青春的我们,是最好的我们。

 

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纯净得像童话中从未被涉足的湖水,丝毫世俗尘埃的沾染都仿佛是一种亵渎;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笑容明媚而灿烂,眉宇间是毫无褶皱的平静淡然;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拥有最纯粹真实的情感,美好繁盛得像怒放在冰山的雪莲;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牵着夕阳的余晖,悠闲在飘着栀子花香的宁静校园;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自信满满,眼中跃动的是夺目的光彩,就像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享受万众的瞩目;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我们在桌上刻一生的理想,执着坚定地给自己写下一个晴朗的未来……

 

而现在的我们又是怎样一个不堪的存在。在成长的岁月中让梦想渐行渐远,越长大那些梦想的面目越模糊;心底的善良单纯不复残留,滚滚尘埃呼啸着漫过,把我们推向虚伪的悬崖;有些感情慢慢发酵、变质,充斥了太多以利益为出发点的虚假的谎言;我们在尘世艰难地摸爬滚打,风尘仆仆,沉淀了一些美好的记忆,累了那颗曾经鲜活的心。

 

“你总说青春从不曾永远,我真的以为用不完时间。”八月长安说过,没有人永远年轻,可永远都有人年轻。人生大抵就是如此吧,一代代地委身于轮回的宿命中,一个生命从鲜活走向衰亡,又有另外的生命诞生,呼吸着你曾呼吸过的空气,走着你曾走过的路,而青春之于我们的整个人生,又是多么短暂得抓不住尾巴的存在。我们曾经青春过的时光,始终在记忆里带着温暖的余悸。想起八月长安的同名小说《最好的我们》,耿耿和余淮,两个在最美的时光相遇的少年少女,带着还没被时光雕刻的眉眼,单纯得以自己的方式彼此贡献着自己的温暖,将他们一起上课、一起做题、一起放学回家的日子镌刻成永恒,留在青春年少的那些流年,然后,各自奔天涯。

 

“伸出了双手,却不再会有我们。”在某个空虚疲惫的日子,伸出双手,想要拥抱过去的我们,结果却是满手虚无。原来我们只剩下了回忆,那些青春中还没长大的我们,笑容温暖耀眼的我们,只能永远在回忆中熠熠生辉。

                                                            (文/戴娆)

 

 

上一条:烟花易冷 下一条:另有天光

关闭

?
  •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  地址:重庆工商大学主校区明德楼1001室 / 兰花湖片区崇德楼502室 / 江北校区校医院三楼301室
  •  电话:023-62769845
  •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
  •  热线电话: (023) 67530101
COPYRIGHT ? 重庆工商大学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